篇章数

7

引证文献

0 !

参考文献

262

出生性别比治理绩效的影响机制图书

An Empirical Research on Influencing Mechanism of the Performance of the Governance of SRB in China: Perspective of Institutional Analysis

SSAPID:101-0207-9653-58
ISBN:978-7-5201-3392-0
DOI:
ISSN:

[内容简介] 本书在对制度分析理论进行系统的梳理和理论修正基础上,结合中国出生性别比治理议题相关数据进行了系统的实证研究。在理论研究上,本书引入制度分析视角,力图构建一个涵盖微观、中观、宏观三层制度元素的系统、动态、层次性的理论分析框架。在现实意义上,本文旨在系统、全面的深入分析出生性别比治理绩效的影响机制与要素,为出生性别比问题的治理工作提供现实依据。

相关信息

丛书名:西安交通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学术文库
作 者: 毕雅丽 李树茁
编 辑:颜林柯;刘翠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18年11月
语 种:汉文
中图分类:F2 经济计划与管理

 后记

 前言

 附录

 ABSTRACT

 总序

 第一章 绪论

  第一节 研究背景

  第二节 选题意义

   一 理论意义

   二 现实意义

  第三节 概念界定

   一 出生性别比

   二 出生性别比治理

   三 出生性别比治理绩效

   四 影响机制

   五 制度分析

  第四节 研究目标

  第五节 研究框架与内容

  第六节 数据与方法

   一 数据来源

    1.调查地

    2.数据收集

     (1)陕西省专项调查数据

     (2)宏观统计数据

     (3)政策文本数据

   二 研究方法

  第七节 章节安排

 第二章 文献综述

  第一节 出生性别比研究

   一 出生性别比研究的阶段性特征

   二 国内出生性别比研究的主要内容与观点

  第二节 出生性别比治理绩效研究的主要视角

   一 人口文化学视角及其应用

   二 人口社会学视角及其应用

   三 人口经济学视角及其应用

   四 政策科学视角及其应用

   五 公共治理视角及其应用

  第三节 绩效研究的制度分析视角及其应用

   一 制度分析的界定

    (一)制度的内涵

    (二)制度的分类和分层

    (三)制度的关联性

   二 制度分析视角下的绩效研究

    (一)制度分析中的绩效

    (二)制度分析中绩效的测度

    (三)三种制度分析流派的绩效分析

  第四节 制度分析与发展框架(IAD)及其绩效分析

   一 制度分析与发展框架的构成

   二 制度分析与发展框架下的绩效分析路径

    (一)理性选择制度主义的绩效分析路径

    (二)制度分析与发展框架的绩效分析路径

   三 制度分析与发展框架的绩效研究应用

    (一)国外制度分析与发展框架的研究应用

    (二)国内制度分析与发展框架的研究应用

  第五节 研究评述

  第六节 本章小结

 第三章 制度分析与发展框架下的出生性别比治理绩效分析框架

  第一节 制度分析与发展框架对于出生性别比治理绩效分析的可行性

   一 已有研究视角的局限性

   二 制度分析与发展框架下绩效影响分析的系统性

   三 制度分析与发展框架对绩效的多维界定

   四 分析路径的层次性提供微观-中观-宏观绩效分析的理论框架参考

  第二节 制度分析与发展框架下的出生性别比治理绩效影响机制分析框架

   一 基于现实情境的出生性别比治理绩效影响机制探索

   二 基于制度分析与发展框架的出生性别比治理绩效影响机制分析框架

    (一)对外部变量自然物质条件的扩展

    (二)对外部变量中的应用规则的扩展

    (三)绩效维度的扩展

    (四)绩效发生路径的扩展

  第三节 出生性别比治理绩效分析框架的操作化与分析策略

   一 分析框架操作化

    (一)行动舞台操作化

    (二)制度结构操作化

    (三)制度环境操作化

    (四)共同体属性操作化

    (五)出生性别比治理绩效操作化

    (六)操作化分析框架的构建

   二 分析策略与研究方法

    (一)微观个体行动舞台层面

    (二)中观制度结构层面

    (三)宏观制度环境层面

  第四节 本章小结

 第四章 微观行动舞台对出生性别比治理绩效的影响机制

  第一节 研究设计

   一 研究目标

   二 分析框架

    (一)治理对象男孩偏好形成的微观影响机制

    (二)治理主体工作满意度的微观影响机制

   三 变量测量

    (一)因变量

    (二)自变量

   四 研究方法

  第二节 结果分析

   一 一般统计描述

   二 治理对象行动舞台对男孩偏好的影响机制

    (一)男孩偏好中不同层次自变量对因变量的影响份额

    (二)受宏观要素结构性调整的个体行动对男孩偏好的影响

     1.治理对象个体心理及行为偏好对于男孩偏好的影响机制

     2.县区层面要素对群众层面要素结构性调整下的男孩偏好

   三 治理主体行动舞台对工作满意度的影响机制

    (一)治理主体满意度中不同层次自变量对因变量的影响份额

    (二)受宏观要素结构性调整的个体行动对治理主体工作满意度的影响

     1.治理主体个体心理及行为偏好对其工作满意度的影响机制

     2.县区层面要素结构性调整下的治理主体工作满意度影响机制

  第三节 本章小结

 第五章 中观制度结构对出生性别比治理绩效的影响机制

  第一节 研究设计

   一 研究目标

   二 制度结构对出生性别比治理绩效影响的操作化分析框架

    (一)出生性别比治理中的制度结构

     1.出生性别比治理中的正式制度结构

     2.出生性别比治理中的制度实施机制

     3.出生性别比治理中的非正式制度结构

    (二)出生性别比治理中的绩效

     1.出生性别比治理的结果绩效

     2.出生性别比治理的过程绩效

   三 变量测量

    (一)因变量

    (二)自变量

   四 研究方法

  第二节 结果分析

   一 一般统计描述

   二 出生性别比治理制度结构对职务绩效的影响

    (一)制度结构对查处“两非”案例数量影响的回归结果

    (二)制度结构对奖励扶助落实率的影响

   三 制度结构对工作满意度影响的回归结果

   四 出生性别比治理制度结构对出生性别比水平的影响

   五 出生性别比治理制度结构对男孩偏好的影响

  第三节 本章小结

 第六章 宏观制度环境对出生性别比治理绩效的影响机制

  第一节 研究设计

  第二节 制度环境对出生性别比治理绩效影响的分析框架

  第三节 出生性别比治理绩效影响的静态制度环境分析

   一 变量测量

   二 研究方法

   三 结果分析

    (一)一般统计描述

    (二)出生性别比治理与制度环境关联矩阵

     1.具有较强耦合关联的制度及其形成

     2.具有较强独立关联的制度及其形成

     3.具有较强互斥关联的制度及其形成

  第四节 社会制度变迁下的出生性别比治理绩效分析

   一 变量测量

   二 研究方法

   三 结果分析

    (一)一般统计描述

    (二)社会变迁因素对出生性别比治理绩效的影响

     1.平稳性检验

     2.基于最小二乘法的多元线性回归模型

     3.协整检验

     4.向量误差修正模型

  第五节 本章小结

 第七章 结论与展望

  第一节 研究结论

  第二节 政策建议

   一 培养整体性思维模式

   二 建立综合性的考核评估体系

   三 推动支持性的社会制度环境建设

   四 变革传统的治理手段和方法

   五 强化利益相关体的主体意识

  第三节 研究局限与未来展望

 摘要

从传统的公共行政理论到公共治理理论,是公共行政理论自身发展和社会公共事务管理日趋复杂化和多元化相交织的产物,而公共行政理论变迁的每一个阶段都伴随着理论基础、价值取向、研究重点和研究方法的更替、调整和转变。人口问题一直是中国面临的重大社会问题,也是政府公共事务管理的重要议题之一。人口问题主要是人口的数量、质量、结构等与社会经济和资源环境之间不协调而产生的影响人类生存和发展的各种社会问题的总称。出生性别比(又称出生人口性别比)问题是当前较为突出的人口问题,性别结构失衡态势仍未根本改变是人口新常态之一。2013年统计数据显示我国出生性别比连续5年下降,但下降程度非常有限,2014年仍达到115.88,出生性别比严重偏高的态势并未得到根本改变。陕西省曾是国家重点管理和督导的14个出生性别比处于较高状态的省份之一,从2005年开始经过近5年的综合治理,虽然出生性别比有所下降,但2010年陕西省出生性别比仍达到115.3,依然属于全国出生人口性别比偏高的7个省份之一。微观个体层面,受儒家文化“重男轻女”传统的影响,男孩偏好仍在陕西省大部分地区存在。中观层面的治理虽然有一定效果,但成效并不显著。加之宏观制度环境的变迁,陕西省出生性别比治理问题面临诸多不确定性。而对于出生性别比治理绩效问题,虽然已有一些研究成果,但是已有研究无论在理论构建还是研究方法上都有待扩展和深化。基于上述背景,本书首先提出了出生性别比治理绩效分析的微观行动舞台-中观制度结构-宏观制度环境(ASSP)的分析框架。该框架以制度分析与发展框架为基础,结合出生性别比治理绩效的现状与特征对原有框架进行扩展、修正与整合,在此基础上提出面向出生性别比治理绩效分析的综合分析框架,从而为分析我国出生性别比治理绩效的影响机制提供新的理论路径和方法;在分析框架的基础上,使用2009~2010年“陕西省综合治理出生性别比工作的态势、模式和战略”数据进行了实证分析,通过数据结果验证了微观个体行动、中观制度结构以及宏观制度环境因素对我国出生性别比治理的影响机制及路径。在研究方法上,本书综合使用了定量与质性研究方法,包括分层线性统计方法、宏观经济计量统计方法和一般的回归方法以及社会学、心理学、人口学和公共管理学等多学科交叉应用的质性研究方法。首先,揭示了出生性别比治理中的治理对象和治理主体的个体心理及行为偏好对出生性别比治理绩效的影响机制。其次,揭示了制度结构对出生性别比治理绩效的影响机制。实证研究发现,制度结构对出生性别比治理绩效各个维度均产生显著的差异性影响。最后,揭示了制度环境,包括静态的制度环境和动态的制度变迁对出生性别比治理绩效的影响机制。本书根据研究结果,向国家和地方政府提出了改进出生性别比治理绩效的政策建议。

[1]〔美〕费尔德曼:《性别歧视与人口发展》,李树茁、姜全保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6,第219页。

[2]莫丽霞:《出生人口性别比升高的后果研究》,中国人口出版社,2005,第3页。

[3]Cai,Y.,Lavely,W.,“China’s Missing Girls:Numerical Estimates and Effects on Population Growth,” The China Review,2003,2(3):13-29.

[4]张二力:《从“五普”地市资料看生育政策对出生性别比和婴幼儿死亡率性别比的影响》,《人口研究》2005年第1期,第15~18页

[5]李建新:《生育政策与出生性别比偏高》,《中国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3期,第73~75页。

[6]汤兆云:《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衡的社会因素分析》,《人口学科》2006年第1期,第26~30页。

[7]Hudson,V.M.,Boer,A.D.,“A Surplus of Men,A Deficit of Peace:Security and Sex Ratios in Asia’s Largest States,” International Security,2002,(26):5-38.

[8]Sommer,M.H.,Sex,Law and Society in Late Imperial China,Stanford: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2000:246-330.

[9]刘爽:《出生人口性别比的变动趋势及其影响因素——一种国际视角的分析》,《人口学刊》2009年第1期,第10~16页。

[10]国务院人口普查办公室、国家统计局人口统计局人口统计司:《中国1990年人口普查资料》,中国统计出版社,1993,第530~536页。

[11]国务院人口普查办公室、国家统计局人口统计局人口统计司:《中国2010年人口普查资料》,中国统计出版社,2012,第586~595页。

[12]陈婷婷、叶文振:《中国出生性别比城乡差异的社会性别分析》,《妇女研究论丛》2011年第6期,第36页。

[13]段世江:《出生性别比失衡的特征与态势》,《社会科学家》2012年第12期,第16页。

[14]闫绍华:《时空视角下中国的性别失衡演变机制研究》,西安交通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2。

[15]魏涛:《公共治理理论研究综述》,《资料通讯》2006年第7、8期,第57页。

[16]Stoker,G.,“Governance as Theory:Five Propositions,” International Social Science Journal,1998,155(50):17-28.

[17]郎玫、霍春龙:《权力、偏好与结构:演化经济学视角下的治理制度变迁研究》,《江苏社会科学》2012年第2期,第45~46页。

[18]汪玉凯:《中国公共治理模式及其优势》,《人民论坛》2010年第10期,第48页。

[19]施春景:《对韩国出生人口性别比变化的原因分析及其思考》,《人口与计划生育》2004年第5期,第40~41页。

[20]Li,S.,Imbalanced Sex Ratio at Birth and Comprehensive Intervention in China,4th Asia Pacific Conference on Reproductive and Sexual Health and Rights,Hyderabad,India,2007:8.

[21]Babur,U.Z.,“Violence Against Women in Pakistan:Current Realities and Strategies for Change,” A Thesis Submitted to the European University Center for Peace Studies Stadts Chlaining/Burg,Austriain Partial Fulfillment of the Requirements for a Master of Arts Degree in Peace and Conflict Studies,2007:236-237.

[22]陶笑虹:《印度妇女在家庭中的地位》,《南亚研究》2002年第2期,第72~80页。

[23]Aiyar,S.A.,“Women and Micro Credit:Can a Mantra Deliver Empowerment,” The Times of India,1997,AUG,14:23-29.

[24]Visaria,L.,“Female Deficit in India:Role of Prevention of Sex Selective Abortion Act,” Cepedredined Seminar on Female Deficit in Asia:Trends and Perspectives,Singapore,2005:5-7.

[25]http://news.eastday.com/epublish/gb/paper148/20020308/class014800005/hwz615567.htm,2002.

[26]Bebchuk,L.A.,“The Case for Increasing Shareholder Power,” Harvard Law Review,2005,118(3):835-914.

[27]Bezemer,P.,Maassen,G.F.,Van den Bosch,F.A.,Volberda,H.W.,“Investigating the Development of the Internal and External Device Task of Non-executive Directors:The Case of the Netherlands(1997-2005),” Corporate Governance:An International Review,2007,15(11):19-30.

[28]林义:《制度分析及其方法论意义》,《经济学家》2001年第4期,第79~85页。

[29]尚子娟:《中国性别失衡公共治理结构、工具与绩效——以陕西省71个县区为例》,西安交通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4。

[30]朱秀杰、钟庆才:《出生性别比偏高因素的国外研究评述与思考》,《南方人口》2006年第1期,第33页。

[31]王鹏鹏、赛明明:《中国出生性别比偏高问题的文献综述》,《福建江夏学院学报》2013年第5期,第52页。

[32]孙琼如:《中国出生人口性别比:三十年研究回顾与述评》,《人口与发展》2013年第5期,第97页。

[33]徐毅、郭维明:《中国出生性别比的现状及有关问题的探讨》,《人口与经济》1991年第5期,第10~11页。

[34]曾毅:《我国近年来出生性别比升高原因及后果分析》,《人口与经济》1993年第1期,第4~9页。

[35]贾威:《收养子女对出生性别比的影响分析》,《南京人口管理干部学院学报》1995年第4期,第32~34页。

[36]Jia,L.L.,“Rosemary SC.Son Preference and the One Child Policy in China:1979-1988,” Population Research and Policy Review,1990,112:277-296.

[37]Feeney,G.,Yu,J.,“The Effect of Son Preference on Fertility in China,” Year PAA Meeting Paper,1986:21.

[38]马瀛通:《人口性别比与出生性别比新论》,《人口与经济》1994年第1期,第46页。

[39]穆光宗:《近年来中国出生性别比升高偏高现象的理论解释》,《人口与经济》1995年第1期,第48~51页。

[40]李南:《带有男孩偏好文化传播的人口模型》,《人口与经济》(增刊)1999年第S11期,第28~29页。

[41]岩复、陆光海:《出生性别比升高的“微观”研究——湖北省天门市出生性别比升高的特点和原因调查》,《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5年第5期,第26页。

[42]乔晓春:《性别偏好、性别选择与出生性别比》,《中国人口科学》2001年第1期,第19~20页。

[43]李树茁、闫绍华、李卫东:《性别偏好视角下的中国人口转变模式分析》,《中国人口科学》2011年第1期,第17~20页。

[44]陈卫、杜夏:《中国高龄老人养老与生活状况的影响因素——对子女数量和性别作用的检验》,《中国人口科学》2002年第6期,第49页。

[45]陈友华、米勒:《中国婚姻挤压研究与前景展望》,《人口研究》2002年第3期,第60~63页。

[46]严梅福:《变革婚居模式,降低出生性别比——以湖北省为例》,《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5年第5期,第99~101页。

[47]辜胜阻、陈来:《城镇化效应与生育性别偏好》,《中国人口科学》2005年第3期,第31~34页。

[48]王翠绒、易想和:《出生性别比持续升高的人口伦理学分析》,《人口研究》2004年第4期,第95~96页。

[49]Robert,A.P.,“Gary Becker’s Contributions to Family and Household Economics,” Cambridge:NBER Working Paper,2002.

[50]Du,Q.Y.,Wei,S.J.,“A Sexuality Unbalanced Model of Current Account Imbanlances,” Cambridge:Nber Working Paper,2010.

[51]陈俐:《中国出生婴儿性别比的现状分析和对策》,《人口学刊》2004年第2期,第46~47页。

[52]于弘文:《出生婴儿性别比偏高:是统计失实还是失实偏高》,《人口研究》2003年第5期,第40~41页。

[53]王燕、黄玫:《中国出生性别比异常的特征分析》,《人口研究》2004年第6期,第28~32页。

[54]石人炳:《我国出生性别比变化新特点——基于“五普”和“六普”数据的比较》,《人口研究》2013年第2期,第68~69页。

[55]李全棉:《出生婴儿性别比偏高原因的系统分析》,《南京人口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5年第1期,第16~17页。

[56]黄润龙、刘敏:《影响出生性别比的多因素解析》,《南京人口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9年第4期,第17~19页。

[57]卢继宏:《出生性别比偏高的非社会因素探析》,《西北人口》2004年第3期,第47~48页。

[58]杨雪燕:《“关爱女孩行动”治理模式识别——基于24个试点县区的分析》,《西安交通大学学报》2010年第3期,第64~67页。

[59]韦艳:《整体性治理视角下的中国性别失衡治理碎片化分析路径选择》,《人口研究》2011年第2期,第16~25页。

[60]李树茁、尚子娟、杨博、菲尔德曼:《中国性别失衡问题的社会管理:整体性治理框架》,《公共管理学报》2012年第9期,第95~97页。

[61]陈婉婷、甘满堂:《多重理性选择:出生性别比治理成效不佳的原因及对策研究——以福建平潭为例》,《发展研究》2011年第3期,第101~103页。

[62]刘中一:《从政府“独角戏”到社会“总动员”:“十二五”时期治理出生性别比升高的途径与策略》,《理论导刊》2012年第3期,第21页。

[63]杨雪燕、李树茁:《出生性别比偏高治理中的公共政策失效原因分析》,《公共管理学报》2008年第4期,第90~91页。

[64]张世青:《出生性别比失衡治理的制度整合》,《学习与实践》2011年第6期,第84~87页。

[65]宋健:《中国出生人口性别比偏高问题的政策回应与效果——兼论县级层面社会政策协调的探索与启示》,《人口研究》2009年第4期,第2~8页。

[66]杨雪燕、李树茁:《国际视野中的性别失衡公共治理:比较与借鉴》,《公共管理学报》2009年第3期,第93~101页。

[67]韦艳、李树茁、杨雪燕:《亚洲女性缺失国家和地区性别失衡的治理及对中国的借鉴》,《人口研究》2008年第1期,第93~98页。

[68]刘中一:《韩国女性公民社会组织参与出生性别比治理的经验与启示》,《中华女子学院学报》2013年第1期,第84~87页。

[69]陈胜利:《未来择偶男性比女性究竟多多少》,《市场与人口分析》2006年第1期,第18~21页。

[70]刘爽:《透视出生性别比偏高现象》,《人口研究》2003年第5期,第44~45页。

[71]乔晓春:《中国出生性别比研究中的问题》,《江苏社会科学》2008年第2期,第161~162页。

[72]慈勤英:《中国出生人口性别比:从存疑到求解》,《人口研究》2006年第1期,第38~39页。

[73]周全德:《出生性别比升高与妇女社会边缘化的关联性思考》,《中华女子学院学报》2009年第1期,第54页。

[74]孙小迎:《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衡威胁国家安全发展》,《中国党政干部论坛》2007年第9期,第11~12页。

[75]谢永珍、赵琳、王维祝:《治理行为、治理绩效:内涵、传导机理与测量》,《山东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3年第6期,第5页。

[76]张敏才、刘启宝:《文化力对中国生育率下降的重要影响》,《南方人口》2001年第3期,第17~21页。

[77]朱冬梅、张丹、郭云梅:《成都流动人口的文化认同与社会适应性研究》,《西南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年第4期,第71~73页。

[78]张艳:《农民工的体育参与与社会融合——南京市农民体育参与情况调研》,《体育与科学》2012年第4期,第81~85页。

[79]褚荣伟、肖志国、张晓冬:《农民工城市融合概念及对城市感知关系的影响——基于上海农民工的调查研究》,《公共管理学报》2012年第1期,第46~51页。

[80]李树茁、王维博、悦中山:《自雇与受雇农民工城市居留意愿差异研究》,《人口与经济》2014年第2期,第13~20页。

[81]郭维明:《文化因素对性别偏好的决定作用》,《人口学刊》2006年第2期,第10~11页。

[82]陈秋萍、曲思敏:《广西农村历史文化和传统习俗对出生性别比的影响分析》,《经济与社会发展》2008年第2期,第110~111页。

[83]盛亦男:《“男孩偏好”的家族制度影响研究》,《南方人口》2012年第4期,第8~14页。

[84]刘爽:《对中国生育“男孩偏好”社会动因的再思考》,《人口研究》2006年第3期,第5页。

[85]严梅福、张宗周:《中国古代生育心理思想研究》,《心理科学》1996年第3期,第139~140页。

[86]万果:《男孩偏好、多胎生育与村落文化——以河南泌阳W村为例》,《科教文汇》2013年第9期,第207~208页。

[87]李银河:《生育与村落文化》,内蒙古农业大学出版社,2009,第69页。

[88]周伟文:《呼唤学术自觉:人口社会学本土化思考》,《河北学刊》2005年第6期,第63页。

[89]赵芳:《农村妇女生育性别偏好微观研究——基于苏鲁鄂三地的对比研究》,南京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0。

[90]Lavely,W.,Li,J.H.,“Village Context,Women’s Status,and Son Preference among Rural Chinese Women,” Rural Sociology,2003,68(1).

[91]纪晓飞:《实践理论视角下的农村生男偏好研究》,《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年第5期,第131~133页。

[92]王磊:《出生性别比异常的社会学解释》,东北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7。

[93]朱秀杰:《计划生育政策与出生性别比关系的重新解读——社会性别的视角》,《西北人口》2010年第1期,第9~12页。

[94]吕红平:《社会性别视角下的出生婴儿性别比偏高问题分析》,《甘肃社会科学》2007年第3期,第17~19页。

[95]唐荣宁:《社会因素对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的影响分析》,南京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7。

[96]梁丽霞、李伟峰:《人口出生性别比偏高问题的社会性别分析》,《山东社会科学》2011年第7期,第117~120页。

[97]苏立娟:《社会性别差异对出生性别比偏高的影响分析》,河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9。

[98]卜卫:《单身汉(光棍)问题还是女童人权问题?——高出生性别比报道的社会性别分析》,《浙江学刊》2008年第2期,第207~210页。

[99]贾志科、吕红平:《论出生性别比失衡背后的生育意愿变迁》,《人口学刊》2012年第4期,第35~39页。

[100]刘爽:《生育率转变过程中家庭子女性别结构的变化——对人口出生性别比偏高的另一种思考》,《市场与人口分析》2002年第5期,第4~10页。

[101]陈友华、胡小武:《社会变迁与出生性别比转折点来临》,《人口与发展》2012年第1期,第14页。

[102]闫绍华、刘慧君:《社会变迁中性别失衡在中国演化的机制分析》,《西安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1期,第53~56页。

[103]杨凡:《现代化视角下的出生性别比偏高与中国人口转变》,《人口与经济》2014年第5期,第25~32页。

[104]李仲生:《转轨时期的中国人口与经济发展》,《西北人口》2002年第4期,第6~9页。

[105]张瑞:《中国人口因素与经济增长关系的实证研究》,浙江工商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5。

[106]穆怀中:《老年社会保障负担系数研究》,《人口研究》2001年第4期,第19~23页。

[107]孔婷婷:《人口老龄化问题的经济学研究》,西安工业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8。

[108]仲雷:《流动人口对常熟经济社会发展影响及对策研究》,上海交通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7。

[109]Knight,J.,Li,S.,Deng,Q.H.,“Son Preference and Household Income in Rural China,” The Journal of Development Studies,2010,46(10).

[110]黄娅、张敏、彭华:《从经济学的角度浅析贵州出生性别比失调的问题》,《法制与社会》2008年第28期,第278~279页。

[111]汤兆云、郑真真:《生育政策和经济水平对出生性别比偏高的分析》,《人口与经济》2011年第1期,第10~11页。

[112]黄镔云:《家庭因素对出生性别比失衡的影响——微观人口经济学视角的分析》,《南京人口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6年第3期,第33~36页。

[113]汤兆云、贾志科:《生育政策、经济状况对农村出生性别比偏高的影响》,《河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1年第3期,第36~37页。

[114]王军:《生育政策和社会经济状况对中国出生性别比失衡的影响》,《人口学刊》2013年第50期,第7~9页。

[115]汤兆云、郑真真:《生育政策和经济水平对出生性别比偏高的分析》,《人口与经济》2011年第1期,第12~14页。

[116]陈振明:《政策科学的“研究纲领”》,《中国社会科学》1997年第4期,第15~16页。

[117]Weimer,D.L.,Vining,A.R.,Policy Analysis:Concepts and Practice,Upper Saddle River:Prenntice-Hall,1989:1-5.

[118]郭志刚:《对2000年人口普查出生性别比的分层模型分析》,《人口研究》2007年第3期,第21~31页。

[119]许闹:《对出生性别比的政策分析——一个基于博弈论的视角》,华中科技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4。

[120]杨菊华:《胎次——激化双重效应:中国生育政策与出生性别比关系的理论构建与实证研究》,《人口与发展》2009年第4期,第42~50页。

[121]原新、石海龙:《中国出生性别比偏高与计划生育政策》,《人口研究》2005年第3期,第14~16页。

[122]蔡菲、陈胜利:《限制生育政策不是影响出生人口性别比升高的主要原因》,《市场与人口分析》2006年第3期,第29页。

[123]宋健:《协调社会政策:治理出生性别比偏高的根本途径》,《中国党政干部论坛》2007年第5期,第30~32页。

[124]周垚:《中国治理出生性别比偏高的公共政策研究》,南开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0。

[125]谭琳、周垚:《治理出生性别比偏高:公共政策的赋权性分析——中国和韩国国家层面公共政策的比较》,《妇女研究论丛》2008年第5期,第5~8页。

[126]陈振明、薛澜:《中国公共管理理论研究的重点领域和主体》,《中国社会科学》2007年第3期,第140~152页。

[127]韦艳、梁义成:《韩国出生性别比失衡的公共治理及对中国的启示》,《人口学刊》2008年第6期,第16~22页。

[128]刘中一:《印度出生性别比治理成效不显著的原因探析》,《人口与经济》2013年第1期,第19~26页。

[129]韦艳、李静:《政策网络视角下中韩性别失衡治理比较研究》,《人口学刊》2011年第2期,第48~56页。

[130]尚子娟、李卫东、闫绍华:《性别失衡公共治理的结构与绩效——一个分析框架》,《西安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6期,第46~50页。

[131]尚子娟、杨雪燕、毕雅丽:《性别失衡治理工具选择模型的实证研究——以国家“关爱女孩行动”43个试点县为例》,《西安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1期,第58~61页。

[132]杨光斌、高卫民:《探索宏观的新制度主义》,《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07年第4期,第81~82页。

[133]葛立成:《制度分析理论综述》,《江南论坛》1999年第2期,第26~27页。

[134]〔美〕道格拉斯·C.诺斯:《制度、制度变迁与经济绩效》,刘守英译,上海三联书店,1994,第49页。

[135]柳新元:《制度安排的实施机制与制度安排的绩效》,《经济评论》2002年第4期,第48~49页。

[136]李文震:《论制度结构及其互补性对制度变迁绩效的影响》,《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1年第3期,第16~17页。

[137]胡庄君、陈剑波、邱继成等:《财产权利与制度变迁》,上海人民出版社,1994,第56页。

[138]Oliver,E.W.,“The New Institutional Economics:Taking Stock,Looking ahead,” Journal of Economics Literature,2000,38(3):595-613.

[139]张旭昆:《制度系统的结构分析》,《数量经济技术经济研究》2002年第6期,第60~63页。

[140]〔日〕青木昌彦:《比较制度分析》,周黎安译,上海远东出版社,2001,第39~46页。

[141]白千文:《广义制度关联性视角下的转轨路径研究》,南开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0。

[142]Venkatraman,A.,Strategic Management,Houghton Miftin Canpang,1989:253-262.

[143]杨运姣:《“乡财县管”制度绩效分析框架与标准——制度绩效和公共财政理论的视角》,《北京行政学院学报》2012年第6期,第36~37页。

[144]蒋永穆、刘承礼:《中国农地股份合作制度绩效的内生交易费用理论分析》,《当代经济研究》2005年第2期,第65~66页。

[145]周小亮:《制度绩效递减规律与我国21世纪初新一轮体制创新研究》,《财经问题研究》2001年第2期,第7~8页。

[146]彭国甫:《地方政府公共事业管理绩效评价指标体系研究》,《湘潭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年第3期,第16~22页。

[147]张旭昆:《制度与行为》,《浙江大学学报》2001年第4期,第26~29页。

[148]薛晓源、陈家刚:《全球化与新制度主义》,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4,第1123~1261页。

[149]Ellen,I.,“The Theoretical Core of the New Institutionalism,” Politics and Society,1998,26:5.

[150]Peter,A.H.,Rosemary,C.R.,“Political Science and the Three New Institutionalism,” Political Studies,1999:936-957.

[151]〔美〕彼得斯:《理性选择理论与制度理论》,载何俊志等编译《新制度主义政治学译文精选》,天津人民出版社,2007,第79页。

[152]〔美〕温加斯特:《代议制政府的政治制度》,载《新制度经济学》,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1998,第1~10页。

[153]Kenneth,A.S.,“Institutional Arrangements and Equilibrium in Multidimensional Voting Models,” American Journal of Political Science,1979,23(1):27-59.

[154]何俊志等:《新制度主义政治学译文精选》,天津人民出版社,2007,第78页。

[155]周业安:《制度演化理论的新发展》,《教学与研究》2004年第4期,第70页。

[156]曹胜:《制度与行为关系:理论差异与交流整合——新制度主义诸流派的比较研究》,《中共天津市委党校学报》2009年第4期,第58~59页。

[157]任丙强:《社会学新制度主义述评——政治学研究的社会学新途径》,《社会科学》2003年第7期,第63~64页。

[158]Peter,H.A.,Governing the Economy,New York: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86:102-189.

[159]童蕊:《大学跨学科学术组织的学科文化冲突分析基于组织分析的新制度主义视角》,《教育发展研究》2011年第Z1期,第82~83页。

[160]Steinmo,S.,Thelen,K.,Longstreth,F.,Structuring Politics:Historical Institutionalism in Comparative Analysis,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92:59.

[161]Hall,P.A.,Governing the Economy:The Politics of the State Intervention in Britain and France,New York: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86:196-201.

[162]刘秀红:《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模式与性别公平——基于历史制度主义的分析范式》,《理论月刊》2011年第8期,第90~93页。

[163]何俊志:《结构、历史与行为——历史制度主义》,《国外社会科学》2002年第5期,第28页。

[164]汪大海,唐德龙:《新中国慈善事业的制度结构与路径依赖——基于历史制度主义的分析范式》,《中国行政管理》2010年第5期,第114~115页。

[165]杨光斌:《政治学:从古典主义到新古典主义》,《教学与研究》2005年第9期,第45~47页。

[166]〔美〕卡罗尔、索坦尔等:《新制度主义:制度与社会秩序》,陈雪莲译,《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03年第6期,第28~32页。

[167]何俊志:《新制度主义政治学的流派细分与整合潜力》,载何俊志、任军锋、朱德米《新制度主义政治学译文精选》,天津人民出版社,2007,第1~16页。

[168]Poteete,A.R.,Janssen,M.R.,Ostrom,E.,Working Together:Collective Action,the Commons,and Multiple Methods in Practice,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2010:99.

[169]柴盈、曾云敏:《奥斯特罗姆对经济理论与方法论的贡献》,《经济学动态》2009年第12期,第100~103页。

[170]刘建国、徐忠民、钟方雷:《流域水制度研究的基本框架及其应用——以黑河中游张掖市为例》,《生态经济》2011年第5期,第25~30页。

[171]〔美〕奥斯特罗姆:《制度性的理性选择:对制度分析和发展框架的评估》,彭宗超、钟开斌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4,第83页。

[172]王群:《奥斯特罗姆制度分析与发展框架评介》,《经济学动态》2010年第4期,第137~138页。

[173]朱华:《浅析埃莉诺·奥斯特罗姆的制度理性选择框架》,《科教文汇》(上旬刊)2009年第2期,第200 页。

[174]Ostrom,E.,Understanding Institutional Diversity,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2005:234.

[175]李根、葛新斌:《农民工随迁子女异地高考政策制定过程透析——从制度分析与发展框架的视角出发》,《高等教育研究》2014年第4期,第17页。

[176]罗春华、吕普生:《理性选择制度主义的制度变迁理论与模式》,《江西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第1期,第90页。

[177]Tracy,Y.,“The Promise and Perils of Building a Co-management Regime:An Institutional Assessment of New Zealand Fisheries Management between 1999 and 2005,” Marine Policy,2008(32):132-141.

[178]Mark,T.I.,“Institutional Analysis and Ecosystem-Based Management:The Institutional Analysis and Development Framework,” Environmental Management,1999,24(4):449-465.

[179]Minna,A.,Steven,W.,“Analyzing and Organizing Nanotechnology Development:Application of the Institutional Analysis Development Framework to Manotechnology Consortia,” Technovation,2012(32):216-226.

[180]Lisa,C.D.,The Past And Future of Biofuels:A Case Study of the United States Using the Institutional Analysis and Development Framework,Arizona State University,December 2010:231.

[182]Eduardo,A.,“The Strategic Games that Donors and Bureaucrats Play:an Institutional Rational Choice Analysis,” Journal of Public Administration Research and Theory,2014(19):853-871.

[183]Christine,B.W.,Jane,F.,“Rational Choice and Institutional Factors Underpinning State-level Interagency Collaboration Initiatives,Transforming Government:People,Process and Policy,2012,6(1):13-26.

[184]Abhay,P.,Sahil,G.,Vaidehi,T.,et al.,“Anatomy of Ownership Management of Public Land in Mumbai Setting an Agenda Using IAD Framework,” Environment and Urbanization Asia,2012,3(1):203-220.

[185]Park,J.W.,Park,S.C.,“KH.The Adoption of State Growth Management Regulation(SGMR):Regarding Institutional Analysis and Development(IAD)Framework and Event History Analysis,” Institutional Review of Public Administration,2010,15(2):124-127.

[186]Marion,M.,Christina,S.E.,Sebastian,K.,et al.,“Local Institutions:Regulation and Valuation of Forest Use—Evidence from Central Sulawesi,Indonesia,” Land Use Policy,2011(28):736-747.

[187]Shikui,D.,James,L.K.,Yan,Z.L.,et al.,“Institutional Development for Sustainable Rangeland Resource and Ecosystem Management in Mountainous Areas of Northern Nepal,”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Management,2009(90):994-1003.

[188]李礼:《城市公共安全服务供给的合作网络》,《中国行政管理》2011年第7期,第24~27页。

[189]刘建国、徐中民、钟方雷:《流域水制度研究的基本框架及其应用——以黑河中游张掖市为例》,《生态经济》2011年第5期,第25~30页。

[190]刘建国、陈文江、许钟民:《干旱区域流域水制度绩效及影响因素研究》,《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2012年第10期,第13~17页。

[191]周美多:《省内转移支付的均等化效应:省级差别和原因——基于1999-2004年县级数据的实证研究》,中山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09。

[192]朱玉贵:《中国伏季休渔效果研究——一种制度分析视角》,中国海洋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09。

[193]胡海青:《中国大学教师聘任制改革的回顾与展望——基于理性选择制度主义的分析》,《现代大学教育》2010年第3期,第100~106页。

[194]陈建国:《城市社区治理的政策选择:一个规范分析框架》,《公共行政评论》2010年第2期,第46~48页。

[195]李德国:《公共服务体制改革的“海淀模式”——从制度分析与发展的视角看》,《东南学术》2011年第2期,第110~113页。

[196]王耀才:《住宅小区共有财产治理的制度研究》,《社会科学家》2009年第7期,第100~104页。

[197]张凌云:《扩招以来我国大学生就业政策回顾与展望——基于理性选择制度主义的分析》,《武汉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3年第2期,第108~112页。

[198]何立娜:《农民工子女义务教育政策执行研究——基于制度分析与发展框架的分析》,中山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9。

[199]徐涛、魏淑艳:《制度分析与发展框架下中国住房政策过程透析》,《东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5期,第282~287页。

[200]李琴:《行动情境:IAD框架下女村官治村的治理情境分析》,《兰州学科》2014年第10期,第192~205页。

[201]聂飞:《农村留守家庭离散问题的制度与规则分析——基于IAD框架的应用规则模型》,《内蒙古社会科学》(汉文版)2015年第4期,第18~23页。

[202]李琴:《应用规则模型下农村妇女参与村级治理的规则分析》,《妇女研究论丛》2014年第3期,第5~13页。

[203]刘珉:《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农户种植意愿研究——基于Elinor Ostrom的IAD延伸模型》,《管理世界》(月刊)2011年第5期,第94~98页。

[204]何继新、孙芳:《公共产品伤害事件下公共服务认可度影响研究——基于IAD延伸模型》,《首都经贸大学学报》(双月刊)2015年第1期,第76~82页。

[205]曹裕、吴次芳、朱一中:《基于IAD延伸决策模型的农户征地意愿研究》,《经济地理》2015年第1期,第141~148页。

[206]〔美〕艾莉诺·奥斯特罗姆:《公共事务的治理之道(集体行动的演讲)》,余逊达、陈旭东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12,第96页。

[207]姚远:《中国家庭养老研究》,中国人口出版社,2001,第138~152页。

[208]〔美〕埃莉诺·奥斯特罗姆、拉里·施罗德、苏珊·温:《制度激励与可持续发展》,陈幽泓等译,上海三联书店,2000,第129~132页。

[209]〔美〕埃莉诺·奥斯特罗姆:《公共事务的治理之道》,余逊达等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12,第310页。

[210]朱广忠:《艾莉诺·奥斯特罗姆自主治理理论的重新解读》,《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14年第6期,第134页。

[211]蔡菲、黄润龙、陈胜利:《影响出生性别比升高的社会经济文化背景研究——2000年全国人口普查县级资料多因素分析报告》,《人口与发展》2008年第2期,第48~53页。

[212]杨婷、杨雪燕:《治理政策、乡土文化圈和男孩偏好:中国农村背景下的三方博弈》,《妇女研究论丛》2014年第5期,第42~47页。

[213]自樊纲:《渐进式改革的政治经济学分析》,上海远东出版社,1996,第238页。

[214]张创新、李沫:《行政决策权力体制的效率分析》,《行政与法》2005年第7期,第29页。

[215]刘新元:《制度安排的实施机制与制度安排的绩效》,《经济评论》2002年第4期,第48页。

[216]刘朝、张欢、王赛君等:《领导风格、情绪劳动与组织公民行为的关系研究——基于服务型企业的调查数据》,《中国软科学》2014年第3期,第120页。

[217]周国华、马丹、徐进等:《组织情境对项目成员知识共享意愿的影响研究》,《管理评论》2014年第5期,第62页。

[218]陈佩、石伟:《领导风格、文化氛围与组织忠诚间的关系研究——以某机场集团公司为例》,《当代经济管理》2014年第2期,第86页。

[219]骆为祥、李建新:《妇女地位和生育决策》,《市场与人口分析》2007年第Z期,第247~254页。

[220]Christophe,Z.G.,Watering The Neighbor’s Garden:The Growing Demographic Female Deficit in Asia,INED,Paris,2007:87-96.

[221]Kim,D.S.,“Changing Trends and Regional Differentials in Sex Ratio at Birth in Korea:Revisited and Revised,” Gender Discriminations among Young Children in Asia,French Institute of Pondicherry,India,2005:26-29.

[222]杨书章、王广州:《生育控制下的生育率下降与性别失衡》,《市场与人口分析》2006年第4期,第20~28页。

[223]Coale,A.J.,“Excess Female Mortality and the Balance of the Sexes in the Population:An Estimate of the Number of Missing Females,” Population and Development Review,1991,17(3):56-112.

[224]龚为纲、吴海龙:《农村男孩偏好的区域差异》,《华中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年第3期,第32页。

[225]马克、霍哲、张梦中:《公共部门业绩评估与改善》,《中国行政管理》2000年第1期,第36~39页。

[226]Campbell,J.P.,McCloy,R.A.,Oppler,S.H.,et al.,“A Theory of Performance,” In Schmitt,N.,Bo-rman,W.C.,Personnel Selection in Organizations,San Francisco:Jossey-Bass,1993:35-70.

[227]张雷、雷雳、郭伯良:《多层线性模型应用》,教育科学出版社,2003,第89页。

[228]Cohen,J.,Statistical Power Analysis for the Behavioral Sciences,New Jersey:Ro-utledge,1988:115.

[229]〔美〕加里·S.贝克尔:《家庭论》,王献生、王宇译,商务印书馆,2005,第234页。

[230]罗丽艳:《孩子成本效用的拓展分析及其对中国人口转变的解释》,《人口研究》2003年第2期,第14~21页。

[231]闭健辉:《对贫困地区农村性别偏好的经济学分析》,《人口与计划生育》2004年第4期,第4~25页。

[232]李冬莉:《儒家文化和性别偏好——一个分析框架》,《妇女研究论丛》2000年第4期,第29~33页。

[233]刘中一:《场域、惯习与农民生育行为》,《社会》2005年第6期,第126~140页。

[234]杨雪燕:《主观规范对生育性别选择行为倾向的影响:基于TRA模型及中国农村社会关系结构的解释》,《妇女研究论丛》2012年第5期,第9~11页。

[235]杨雪燕、杨博:《生育性别偏好行为的双向选择——来自陕西省神木县的调查发现》,《西北人口》2011年第6期,第69~73页。

[236]朱秀杰:《相对效用、男孩偏好与生育性别选择》,《南方人口》2010年第1期,第6~10页。

[237]毕雅丽、李树茁、尚子娟:《制度关联视角下的出生性别比制度环境分析》,《妇女研究论丛》2014年第2期,第36~43页。

[238]Hackman,J.R.,Oldham,G.R.,“Motivation Through the Design of Work Test of a Theory,” Organizational Behavior and Human Performance,1976(8):250-279.

[239]王友发、何娣、赵艳萍:《现代服务业员工人格特质、工作特性、情绪劳动与工作满意度关系研究——基于江苏省280份通信服务业员工的调查问卷》,《现代管理科学》2013年第2期,第112~115页。

[240]Qiao,L.J.,“An Empirical Study of Meaning Negotiation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ask Characteristics-Task Difficulty and Task Complexity,” Chinese Journal of Applied Linguistics,2010,33(4):44.

[241]王震、孙健敏、赵一君:《中国组织情境下的领导有效性:对变革型领导、领导-部属交换和破坏型领导的元分析》,《心理科学进展》2012年第4期,第174~176页。

[242]Judge,T.,Thoreson,C.,Bono,J.,et al.,“The Job Satisfaction-Job Performance Relationship:A Qualitative and Quantitative Review,” Psychological Bulletin,2001,127:376-407.

[243]陈佩、石伟:《领导风格、文化氛围与组织忠诚间的关系研究——以某机场集团公司为例》,《当代经济管理》2014年第2期,第85~90页。

[244]汪象华:《激励因素与工作满意度及组织承诺关系实证研究——以武警基层干部为例》,《系统工程》2006年第5期,第66~70页。

[245]买书鹏、张建、付晓婷等:《上海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人员满意度因子分析》,《中国全科医学》2013年第10A期,第3301~3303页。

[246]许烺光:《美国人与中国人:两种生活方式的比较》,华夏出版社,1990,第289~301页。

[247]杨国枢:《中国人的心理与行为:理论与方法篇》,台湾桂冠图书公司,1992,第45页。

[248]欧阳景根、李社增:《社会转型时期的制度设计理论与原则》,《浙江社会科学》2007年第1期,第78~82页。

[249]金和辉:《农村妇女的生育决策权与生育率》,《中国人口科学》1995年第1期,第33~44页。

[250]崔兵:《制度环境与治理模式选择》,《孝感学院学报》2011年第3期,第77~81页。

[251]林晓红、魏津生:《新时期中国妇女生育水平与社会地位的发展变化》,《西北人口》2003年第2期,第17~31页。

[252]陈慧平:《促进性别平等是解决性别比失衡的根本途径》,《中共宁波市委党校学报》2008年第3期,第79页。

[253]刘春梅、李录堂:《陕西省农村老年人养老保障现状与需求分析》,《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年第2期,第19~20页。

[254]陈卫、李敏:《亚洲出生性别比失衡对人口转变理论的扩展》,《南京社会科学》2010年第8期,第69~75页。

[255]李树茁:《性别偏好视角下的中国人口转变模式分析》,《中国人口科学》2011年第1期,第16~25页。

[256]刘娟:《社会结构变迁视野下的农民生育问题——关于“男孩偏好”生育理性的实证研究》,山东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7,第1~61页。

[257]邓艳:《社会经济发展中的湖南妇女生育模式转变》,《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科学讨论会论文集——专题四:家庭、婚姻、生育、死亡、老龄化与社会保障》,中国统计出版社,2004,第458~478页。

[258]齐晓安:《社会文化变迁对婚姻家庭的影响及趋势》,《人口学刊》2009年第3期,第35页。

[259]陈友华、胡小武:《社会变迁与出生性别比转折点来临》,《人口与发展》2012年第1期,第14页。

[260]时涛、孙奎立:《我国出生性别比空间特征与影响因素分析》,《西北人口》2014年第4期,第1~7页。

[261]周俊山、尹银、潘琴:《妇女地位、生育文化和生育意愿——以拉萨市为例》,《人口与经济》2009年第3期,第61~66页。

[262]叶文振、林擎国:《当代中国离婚态势和原因分析洞悉》,《人口与经济》1998年第3期,第22~23页。

[263]张大维、刘博、刘琪:《EVIEWS数据统计与分析教程》,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第105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