篇章数

5

引证文献

0 !

参考文献

55

国际政治科学2011/2图书

Quarterly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s

SSAPID:101-0185-3886-90
ISBN:978-7-5097-2478-1
DOI:
ISSN:
关键词:

国际政治 丛刊

[内容简介] 《国际政治科学》由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编写,所选文章多为问题型的科学学术成果,特别是与中国对外关系相关的文章,对于促进中国国际关系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书中文章多为清晰描述国际现象,发现国际行为规律,或科学预测国际形势,或系统创建国际关系理论的重要论述。

相关信息

丛书名:
作 者: 阎学通
编 辑:段其刚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11年07月
语 种:中文
中图分类:C5 社会科学丛书、文集、连续性出版物

 美国研究系列丛书·相关链接

 编委会

 作者简介

 国际危机调停的供需因素(1918—2001)*

  一、国际危机发生的文献分析

  二、调停发生的分析框架及相关假设

   (一)需求方因素

   (二)供给方因素

   (三)背景因素

  三、研究设计:数据和变量

   (一)因变量:调停发生

   (二)自变量

    (1)长期对手

    (2)权力平衡

    (3)双边贸易

    (4)外交代表

    (5)政体类型

    (6)同盟的数量

    (7)族群冲突

    (8)—(9)相邻国数量和平均实力

    (10)地区利益

    (11)共同加入的国际组织成员数量

    (12)暴力水平

    (13)危机持续时间

    (14)国际体系

    (15)先前的危机管理经验

   (三)模型

  四、研究发现和讨论

  五、结论及启示

 英国军备出口的决定因素*

  一、关于军备出口决定性因素的争论

  二、二战后英国军备出口政策偏好的变化

   (一)战略利益作为优先考虑的时期(1945—1965年)

   (二)军备出口商业化时期(1966—1979年)

   (三)扩张性的军备出口时期(1980—1996年)

   (四)人权标榜的军备出口时期(1997—2009年)

  三、马岛战争前后英国对阿根廷的军备出口

   (一)马岛战争的背景

   (二)马岛战争前英国对阿根廷的军售

   (三)马岛战争后对阿根廷的军事禁运

  四、英国对印尼的军备出口

   (一)保守党政府对印尼的军备出口

   (二)新工党对印尼的军备出口

   (三)保守党与新工党政策的比较

  五、军备出口与管制机制

  六、结论及讨论

 中国与拉美关系:长期繁荣还是昙花一现*

  一、引言

  二、中国与拉美的贸易投资:程式化的事实

  三、是什么驱动中国与拉美贸易与投资关系不断发展

  四、后果评估:互补与依附

   (一)互补性

   (二)依附性

  五、中国与大宗商品牛市:内部原因和外部结果

   (一)中国发展道路的改变:国内与国际繁荣的启示

   (二)接为什么中国转向重工业生产

   (三)中国应对金融危机举措的影响:产能过剩与不稳定性增加

  六、结论

 民国时期的国际关系研究*

  一、概念界定、研究问题与研究意义

  二、学者既有研究的综述

  三、民国时期国际关系学科书籍:来源与概况

   (一)图书出版时间分布

   (二)出版类型分布

  四、民国时期的国际关系研究:从概念建构到学术体系

   (一)概念建构

   (二)研究议题

   (三)哲学传统

    1.哲学思索

    2.人性分野

    3.道德关怀

   (四)分析层次和分析单位*

   (五)研究方法

   (六)学术语言

   (七)学科发展

    1.国际关系研究阶段分析

    2.学科主体性分析

   (八)小结

  五、结论

 国际关系的社会心理学

  一、理论框架:人类心理与社会秩序的变革

  二、人类心理的经验分析

   (一)案例分析:国际关系中的精神与欲望

   (二)关键案例:日本近代化的人类心理解释

  三、社会心理学对国际关系研究的贡献

  四、社会心理学解释社会变革存在的问题

   (一)基于个体层面的实践理性难以在国际关系领域付诸实践

   (二)社会规范的产生和作用值得商榷

  五、结论

《国际政治科学》由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编写,所选文章多为问题型的科学学术成果,特别是与中国对外关系相关的文章,对于促进中国国际关系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书中文章多为清晰描述国际现象,发现国际行为规律,或科学预测国际形势,或系统创建国际关系理论的重要论述。

引用的资料第一次出现在注释中时,一般中文著作的标注次序是:著者姓名(多名著者间用顿号隔开,编者姓名应附“编”字)、文献名、卷册序号、出版地、出版单位、出版时间、页码。

吴冷西:《十年论战:1956—1966中苏关系回忆录》(上),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9年版,第13页。

梁守德、洪银娴:《国际政治学概论》,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1994年版,第36页。

阎学通等:《中国崛起:国际环境评估》,天津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第168页。[作者三人以上,可略写为XX(第一作者)等;出版社名称已包含地名,不必重复注出。]

倪世雄主编:《冲突与合作:现代西方国际关系理论评介》,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71页。

威廉·沃尔福思:《单极世界中的美国战略》,载于约翰·伊肯伯尔主编:《美国无敌:均势的未来》(韩召颖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99—117页。

《什特科夫关于金日成提出向南方发动进攻问题致维辛斯基电》(1950年1月19日),沈志华主编:《朝鲜战争:俄国档案馆的解密文件》第1卷,台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史料丛刊(48),第305页。

孔飞力:《叫魂》(陈兼、刘昶译),上海,三联书店1999年版,第207页。(译者姓名在著作名后,并用括号括起。)

吴承明:《论二元经济》,《历史研究》1994年第2期,第98页。

李济:《创办史语所与支持安阳考古工作的贡献》,《传记文学》(台北)第28卷第1期,1976年1月。

阎学通:《中国面临的国际安全环境》,《世界知识》2000年第3期,第9页。

符福渊、周德武:《安理会通过科索沃问题决议》,《人民日报》1999年6月11日,第1版(此例适合署名文章)。

《朝韩首脑会晤程序大多达成协议》,《中国青年报》2000年5月12日,第6版。(此例适合不署名文章或报道。)

《和平、繁荣与民主》,美新署华盛顿1994年2月24日英文电。(写明电文题目、通讯社名称、发电地、发电日期和发电文种。)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研究室:《中国外交:1998年版》,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1998年6月,第768页。

《关于国际形势的讲话提纲》(1959年12月),《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8卷(1959年),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599—603页。

任东来:《对国际体制和国际制度的理解和翻译》,提交给“全球化与亚太区域化国际研讨会”的论文,天津,南开大学,2000年6月5日至16日,第2页。

孙学峰:《中国国际关系理论研究方法20年:1979—1999》,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硕士论文,2000年1月,第39页。

标明作者、文献标题、文献性质、收藏地点和收藏者,收藏编号。

“蒋介石日记”,毛思诚分类摘抄本,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

陈云致王明信,1937年5月16日,缩微胶卷,莫斯科俄罗斯当代文献保管与研究中心藏,495/74/290。

再次引用同一资料来源的资料时,只需注出作者姓名、著作名(副标题可省略)和资料所在页码;如在同一页且紧接同一资料来源的上一注释,可以用“同上”(论文)或“同上书”(著作)代替作者姓名、著作名。

吴冷西:《十年论战:1956—1966中苏关系回忆录》(上),第13页。

同上书,第45页。

将原始资料出处按上述要求注出,用句号结束。用“转引自”表明转引,再把载有转引资料的资料出处注出来。

胡乔木:《胡乔木回忆毛泽东》,北京,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第88—89页。转引自杨玉圣:《中国人的美国观:一个历史的考察》,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第183页。

同中文一般著作注释一样,引用英文资料第一次出现在注释中时,需将资料所在文献的作者姓名、文献名、出版地、出版时间及资料所在页码一并注出。

Kenneth N.Waltz, Theory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s (New York:McGrawHill Publishing Company, 1979), p.81. (作者姓名按通常顺序排列,即名在前,姓在后;姓名后用逗号与书名隔开;书名使用斜体字,手稿中用下划线标出;括号内,冒号前为出版地,后面是出版者和出版时间,如果出版城市不是主要城市,要用邮政中使用的两个字母简称标明出版地所在地,例如CA;单页用p.表示。)

Hans J.Morgenthau, Politics Among Nations:The Struggle for Power and Peace (New York:Alfred A.Knopf Inc., 1985), 6th ed., pp.389-392.(主标题与副标题之间用冒号相隔;多页用pp.表示,意思是pages。)

Robert Keohane and Joseph Nye, Power and Interdependence:World Politics in Transition (Boston, MA:Little Brown Company, 1977), pp.45-46.(作者为两人,作者姓名之间用and连接;如果为两人以上,写出第一作者,后面加et al.,意思是and others。)

Ole R.Holsti,“The ‘Operational Code’ as an approach to the analysis of belief systems,” final report to the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1977, grant No.SCO 75-14368.

David Baldwin ed., Neorealism and Neoliberalism:The Contemporary Debate (New York: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93), p.106.

Klause Knorr and James N.Rosenau, eds., Contending Approaches to International Politics (Princeton, NJ: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69),pp.225-227.(如编者为多人,须将ed.写成eds.。)

Homer, The Odyssey, trans.Robert Fagles (New York:Viking, 1996), p.22.

Robert Levaold,“Soviet Learning in the 1980s,” in George W.Breslauer and Philip E.Tetlock, eds.Learning in US and Soviet Foreign Policy (Boulder, CO:Westview Press, 1991), p.27. (文章名用双引号引上,不用斜体。)

Stephen Van Evera,“Primed for Peace:Europe after the Cold War,” International Security, Vol.15, No.3, 1990/1991. (期刊名用斜体,15表示卷号。)

Ivan T.Boskov,“Russian Foreign Policy Motivations,” MEMO, No.4, 1993, p.27.(此例适用于没有卷号的期刊。)

Nayan Chanda,“Fear of Dragon,” Far Eastern Economics Review, April 13, 1995, pp.24-28.

Clayton Jones,“Japanese Link Increased Acid Rain to Distant Coal Plants in China,” The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November 6, 1992, p.4. (报纸名用斜体;此处p.4指第4版。)

Rick Atkinson and Gary Lee,“Soviet Army Coming apart at the Seams,” Washington Post, November 18, 1990, pp.A1, A28-29.

“Beijing Media Urge to Keep Taiwan by Force,” Xinhua, July 19, 1995.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Directorate of Intelligence, Handbook of Economic Statistics, 1988 (Washington, D.C.:U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1988), p.74.

“Memorandum from the President’s Special Assistant (Rostow) to President Johnson,” November 30, 1966, FRUS, 1964-68, Vol.II, Vietnam 1966, document No.319.

报告:United Nation Register of Conventional Arms, Report of the Secretary General, UN General Assembly Document A/48/344, October 11, 1993. (文件的注释应包括三项内容:报告题目、文件编号(包括发布机构)、发布日期;题目用斜体。)

决议:UN Security Council Resolution 687, April 3, 1991.(决议的注释应当包括两项内容:发布机构和决议号、生效日期。)

Albina Tretyakava,“Fuel and Energy in the CIS,” paper delivered to Ecology ’90 conference, sponsored by the America Enterprise Institute for Public Policy Research, Airlie House, Virginia, April 19-22, 1990.

Steven Flank, Reconstructing Rockets:The Politics of Developing Military Technologies in Brazil, Indian and Israel, Ph.D.dissertation, MIT, 1993.

Astrid Forland,“Norway’s Nuclear Odyssey,” The Nonproliferation Review, Vol.4 (Winter 1997), http://cns.miis.edu/npr/forland.htm. (对于只在网上发布的资料,如果可能的话,也要把作者和题目注出来,并注明发布的日期或最后修改的日期。提供的网址要完整,而且在一段时间内能够保持稳定;内容经常变化的网址,比如报纸的网络版,就不必注明了。)

再次引用同一资料来源的英文资料时,如注释紧挨着,可以用Ibid.代替作者姓名、著作名。

不详如果有间隔,可以只注出作者姓、著作简短题目和资料所在页码。

Waltz, Theories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s, p.81. (此例适用于著作。)

Nye,“Nuclear Learning,” p.4. (此例适用于编著中的章节和期刊杂志中的文章。)

Jones,“Japanese Link,” p.4. (此例适用于报纸署名或未署名文章。)

决议只需提供文件号。

F.G.Bailey ed., Gifts and Poisons:The Politics of Reputation (Oxford:Basil Blackwell, 1971), p.4, quote from Paul Ian Midford, Making the Best of A Bad Reputation:Japanese and Russian Grand Strategies in East Asia, Dissertation, UMI, No.9998195, 2001, p.14.